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锦帛记年【1】

八凝出没
活在对话里的老裂
ooc
小学生文笔
bug巨多

  城东的客栈已打了烊,小二在柜台前打盹,外头这会已过宵禁刚又下了大雨,应不会有人来了,店中熄了最后一盏灯时,却有个青年拖着一道泥泞进了店。小二瞧出他是前些天住了店的客人,忙掌灯去迎,这人却拦了他,随手塞了几粒碎银,幕笠下的脸看不大清,低声说了句不必打扰便上了二层进了最里的厢房。
  小魂进了房后便将幕笠摘了,他面容姣好,一双桃花眼天生带了股风流气,眼角却又有三分柔和,剑眉上扬显出几分英气,薄唇似乎是天生带笑,眉目含情,眸中波光流转,虽不说是天人之姿,那五官糅合至一起却也是少年侠客之气尽显其中。
  他身上的外套也不知是缝了什么禽类的羽毛,暗红色上参杂了些许暗金,如今虽是湿了一身,却仍然是好看,他解了前襟将外套褪下,里头的衣物也同外套一般,白色底子滚了几道暗金色的边,不同之处便是少了羽毛,且肩头那块被染为红色,想来定是血色了,小魂只得将衣服拉下,那处伤口似乎是将衣物黏住了,只得狠狠心撕了下来,伤口果不其然是血肉模糊,露了些森森白骨。
  “我道是谁这么扰人清梦,原来是魂姐姐。”房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人,舌头似乎是没有捋直一样,“你这是惹了谁,一股子血腥味儿。”
  小魂一听便知晓是谁,不等他讲完便抽了匕首朝那糊了纸的镂空处刺去,凶巴巴得喊了句:“根!小!八!”
  那被称作根小八的人却不慌不忙地用扇子把匕首抵了回去:“诶诶,好好说话,动什么刀子。”
  “你怎的会在这。”小魂收了匕首插回腰间,“不去陪你的柏凝,跑到这鬼地方也不怕交代了。”
  “这京都天子脚下,再怎样我也不会平白无故就死在这吧。”这根小八有双三角凤眼,吊梢眉比常人的弧度也要大些,唇角也总是上扬着,笑得从来就像只狐狸一般,“不请我进去坐坐?”
  小魂冷哼一声,却仍然是让了让身子:“这天子脚下,才是吃人的地方。”
  “你此番进京,是为了何事?我听了小捷传来的消息,立马就过来了。”根小八敛了神色,坐到床边。
  “有人拖我办事,要杀的人都在京城。”小魂光着膀子,将葫芦里的酒朝着那处伤口淋了下去,不免倒吸一口气,“也恰恰好遂了我的愿。”
  “你这知道痛了吧,也是自己作得,分明最是怕疼,还硬要做这营生。”根小八摇摇头,打出扇子晃了晃,“瞧你这模样,莫不是失手了。”
  “怎会,倒是伤药用完了,要劳烦柏凝再配些。”小魂随手解了发带将伤口包住,也沿床而坐,“人是解决了,不过出来时一时大意被照着这处砍了一刀,也亏得他们没心眼,若是涂了毒那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你也会如此大意,真是奇了怪。”
  “说来惭愧,今日那位倒霉鬼的一位座上宾客,音容皆似我故人,才一时晃了眼大意了。”
  “那故人莫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天天。”
  “你放屁!”小魂猛然抬头,“我何时心心念念过!况且还不知道是不是他!”
  “你说不是便不是了,我们中除了你外谁还见过你家大宝。”根小八合了扇子往手上一拍,“现在你倒是说说,那倒霉鬼是什么身份。”
  “吏部尚书,准确说是皇帝亲信。”小魂看他一眼,“你最好早些离开这地方,明日新尚书上任,这龙椅上的人,不久便要换了,这皇都,也不会太平了。”
 

评论(1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