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ooc
bug多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真人


  王府的梨树这几日开了花,小魂斜靠在走廊的长椅上,他着一件灰色里衣,外头松散地披了件绣了云纹的外披,一头长发披散下来,他未穿鞋袜,白生生的脚垂到地上,缠了衣摆轻轻晃动着。
  裂天一进院中便是看到这景象,梨花铺了一地,心上那人倚在椅背上,外披松松垮垮,一边已滑落肩头,手中捻了朵梨花,正放在鼻尖细嗅。
  小魂还未注意到裂天进了院,仍是抬眸看着满树梨花,还记得年少时在梨树下的一字一句,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这厢小魂还在感慨,裂天走到他身后提提他拢了拢外披,小魂回了头,勾了唇浅浅笑着,扯了裂天的衣袖让他坐下,将手上的梨花举到对方眼前:“我还记得我从前说要陪你到八十,在这树下。”
  “我还记着。”裂天说,“这春也快尽了,它却还开得这样茂盛。”
  “不知入秋后它还能像从前一般结果否?”小魂把梨花别到裂天耳后,“当时人人都说我养了童养媳,却不知是位皇子。”
  “如今看来,倒是有几分模样。”
  “你喜欢便好。”裂天轻笑了几声,握了小魂的腕子在手上摩挲。
  “只可惜春时一过,皇都便不能同从前一样了,这树不知道还能不能熬到下一次花期。”
   “你若是舍不得它可惜它,我便将它再移到别院去。”
  “这般麻烦作甚,至时人人自危,人活得还不如一株树,可是笑话了。”
  “它能否再开一次花,也只能寄托于他人了。”
  裂天垂眼看他,才发现小魂未穿鞋袜,手摸了他的双脚,才觉冰凉,当下用衣袖给他裹了起来:“怎不穿鞋?”
  “这回房也近,索性不穿了。”小魂笑嘻嘻地说了,将脚从裂天袖里抽出,往他手里塞,“要不然,你来帮我暖着。”
  裂天无奈,却也只能将小魂双脚放在膝上用双手捂了,他看着那人的笑颜,宛如回到了少年时候,这人在树下同他低着头说话。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