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锦帛记年【3】

ooc
bug多
排版有问题
文笔差
这章裂魂巨少
如果可以就看吧

  第二日上朝时,群臣刚到时便是见到那位新尚书已着官服立于朝堂之上,果真是如同传言中一般的谪仙之姿,他模样甚是俊美,五官有的是南淮人特有的温润,两弯柳叶眉柔柔地在杏眼上方挂着,给人的感觉如同江南小桥流水一般,身上穿了身红色的官服,把本就略微苍白的皮肤衬得更甚, 温温和和地在那立着,见了人便微微倾身。
  下朝后百官不免失望,本想瞧瞧这位大人到底是有何本事,却不料他根本是未给他们一点打探底细的机会,回答问题时也是老老实实,再配上那张脸,谁也会相信他说的,看起来倒真是个撞了好运本本分分的人。
  萧忆情下朝后便快步离去,以免被群臣抓到套话,他其实不大擅长应付这些老狐狸,方才也是在殿上装傻才瞒过一茬,自然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刚过拐角便被一位姑娘给拦了下来,拦他的姑娘气质不凡,身着的衣物衣料也是极好,根本不似普通人家的丫头,却也不似这宫里的:“萧大人,我家王爷邀您满汉一叙。
  “如此倒多谢姑娘了。”萧忆情谢道。
  满汉全席是个三层高的酒楼,门前
  的匾上用了朱砂,龙飞凤舞地写了四个
  大字——‘满汉全席’。酒楼上挂了好些大红灯笼,都是用红纸糊的,上头写了‘满字,这处不是个简单的地方,江湖侠士、  朝廷重臣都爱聚集到这处,掌柜花君虽是个姑娘家,却做事颇有一番手段,不过两三年便把这满汉的名声给打响了,一时间风光无限。
  花君看起来年纪不大,穿了件水红色齐胸襦裙,裙摆绣了牡丹,外罩纱衣,梳了个单刀髻,上头簪朵牡丹,蛾翅眉往上微提,两颊点了红,涂了口脂,面上脂
粉极淡,身量苗条,不是绝色面容倒也清
秀。
  她见萧忆情进来,花君忙上去迎,挽了他的手往三层楼带,她启了丹唇,掩嘴笑道:“仙儿你可来迟了,王爷在这可是等了许久。”
  萧忆情听她唤了这名儿,心里不觉一颤:“掌柜的,这名日后还是私下叫为好。”
  “是我疏忽了,给你赔个不是。”花君也反应过来,这般叫是戳了萧忆情的痛处,“你可得一定原谅我。”
  “怎能不原谅您。”萧忆情轻声说,“倒是想问,掌柜的可是也被王爷拉入伙
了?”
  “瞧你说的,是我想和王爷同盟。”花
君推了门,“毕竟或许日后便是将王爷改称圣上了。”
  裂天已在里头坐着,昨日太晚未看清,他气宇非凡,剑眉修目,一头长发只挽了些许梳成发髻,用发带束后别了根银簪,身穿藏青里衣,深紫外套,上头用金线绣了好些花纹。
  他见二人进来,忙唤二人快坐,花君拉了萧忆情坐下,裂天道先吃过饭后再谈正事,便为两人布菜。
  酒足饭饱后花君先开了口:“王爷这次动作是打算先从百官中今上的亲信们下手?”
  “自然,萧大人如今是吏部尚书,查这百官的名录便是容易多了。”
  “过几日我便将名单给掌柜的送来,届时要麻烦掌柜跑一趟交给王爷。”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那便说好了。”花君拿过茶杯,斟上热茶,她染红了的指甲煞是好看,“王爷,云鬼办事可还合您心意?”
  “我那日也在场,见着了,应是说无可挑剔。”裂天接了花君递过来的茶杯,“只是……”
  “有什么王爷尽管说便是,不用顾忌我。”
  “他那日不知为何,似乎是一时疏忽,被人迎面一刀却未躲过,后来肩应该是被伤了。”
  “他一向不会如此大意,听你说的这情况倒是奇了怪了。”花君略微皱眉,不过云鬼不算是满汉的人,自己也管不着他太多。
  “只希望他日后能多小心,以免暴露计划。”裂天看花君皱眉,说道,“希望掌柜能提点他两句。”
  “王爷放心,他是个明白人。”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