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相思子

ooc
摸鱼,古风梗新章节打不完了发这个压压惊
有捷篱有捷篱有捷篱【重点】
bug多
正文里小魂回东流之前还在南淮和八捷鬼混的时候的事情
捷麻麻名字用了谐音【雷的请点叉叉】

  “他还未回?”小魂问
  “未归,不归。”艾森捷也不抬头,只低着头将茶饼细细地碾了,“每闻这顾渚春笋的味道,便会想到他。”
  “你从前不是嫌他味苦?”
  “纵使从前嘴上再嫌弃,习惯了这味道,便离不得了。”
  “他从前绘的那胡蝶纸鸢还在那挂着,我却怎也不能将它送上天。”艾森捷将茶盏递了过去,指了指墙上,那纸鸢上用彩墨绘了胡蝶,笔触是极为细腻的,“你若哪日得闲,帮我告诉小八,教他来拿吧,我记得柏凝似乎是喜欢这些个玩意儿的。”
  “你怎突然舍得将他的东西送了人。”小魂手指摩挲着茶盏,上头的图案也是出自东篱之手。
  “放着也是放着,给了会倒腾它的,倒比扔在我这落灰好。”艾森捷笑笑,“他说他喜爱这南淮烟柳画桥,却又想去瞧北莽万里冰封,他曾说爱南国花海,却又痴迷于画中东流洛城牡丹。”
  “天地太大了,我甚至不知他这辈子是否还会回这胭雪庐来。”艾森捷抬头看窗外飞来的大雁,“他从前同我相惜相伴,如今却留我一人,我常在想,他那样清静的人,怎会突然去远游,走得这样远,是要我等到何时?”
  “他就一直杳无音信?”小魂见他这副模样,也是感触良多,“你握着天枢楼的情报网也找不着他?”
  艾森捷从怀中取了个小包出来:“我在这天下设天枢楼,不过希望他到哪处都有个落脚处罢了。”
  “这是相思子?”小魂眼尖,瞧到了油纸中包的物什。
  “他还在时摘的。分明也应是相思的,却不愿回来,你们这样的不归人,是否会知道有个人在等着你们的归期。”艾森捷看着手中的相思子,突然低声笑了。
  数月后,东流皇都襄王府中收到一包细细包裹好的相思子,每一粒上头都仔仔细细刻了魂字。
  裂天抬头看了南飞的大雁,浅浅地勾了勾嘴角。
  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裂天:我比小捷过得好点。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