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联文】天涯海角到苍山洱海

  时隔半年的联文,我也记不清前后是谁了将就看吧

  ooc

  小学生文笔

快乐就完事了



  指尖的香烟快要燃尽,而对面的那个男人的杯中茶水仍未碰过一点,他面上的黑框眼镜已经被茶水蒸腾出的水雾铺满,在我最终熄灭了手中香烟的同时,他终是开了口。

“云南是个好地方。”

“可你不适合她。”我轻轻说道,“你并非独自一人,她却只接受孤身一人而来的浪子。”

  “或许我很快就会孑然一身。”他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眼角却仍是微红。

  我记得他到来的那天,雨下得不算太大,而我盘下的这间客栈恰好在巷口,他和同伴似乎是淋了雨,身上有些湿,拖着两个行李箱慌张地冲了进来,在地上划拉出几道水痕,他抬头看了价位表,要了房间。

  他虽生得不算太过好看,却让人看着舒爽,如同他少年人般的嗓音一样,仿佛过处清风,山间明月。

  男人同另外那人总是黏在一起,二人好似从未分开过,我瞥见他俩手指上的对戒,转头继续浇着院中的花,一切了然于心却同我并无太大关系,似乎是少年般的活泼作祟,自来熟似乎是他的天性,他某日趁我在院中古树下乘凉时凑了过来,问:“可以同我聊聊丽江吗?”

  他二人从海南来到丽江,从热情焦躁回到宁静,一时总是不适的。

  我记着那时我将水缸中冰着的西瓜拿了出来,同时还有两瓶外头卖的吃食,招呼了他二人坐下。

  他道他叫小魂,另外一人名为裂天。

  丽江的水常年都是冷的,绕着古城的城墙流淌着,夏天虽是凉快了,偶尔却又让屋里的木头受了潮,湿湿冷冷的气氛让人不知所措,而他却又好似个温暖的太阳,同周遭一切格格不入。

  他二人的感情好到极致,我第一眼便看出,而如今他却是坐在我跟前,不再似当时笑得灿烂,沉默至一根烟已燃尽,才开了口:“我老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撑得到这段感情稳定到极点。”小魂道,“爱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是否都是这般累?”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张口却只能吐出一口云雾,半个音节都发不出,而他也不怪我的无礼,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

  “分明我才是年长的那位,为何离开了他我便不知怎样生活下去?”小魂又道,“有时实在羡慕你这样可以放下一切的人。”

  “裂天,就是我家那位,我捉摸不透他的感情,有时他分明把人撩得满脸通红,本人却仍然是淡定自若。”

  “而你却时常担惊受怕。”我将燃到极致的烟按灭,“飘忽不定琢磨不投的情感,真是太过犯规。”

  “我却想问他。”他强忍眼角的酸涩,“能否不要一个人跑得那么快。”

  “你或许应该尝试去抓住他,如果不能赶上,为何不让他慢一点?”

  “而我却只会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而如今却是累了。”他叹气,似乎要将这阵子的不快全部呼吸出去,“曾经的我想同他从天涯海角走到苍山洱海,而如今的我变了许多,却仍未改变这样的想法。”

  我咋舌,不知如何接下去,或许也怪我太过粗心,我从未发现他瞧着裂天的眼神竟比玉龙雪山喇嘛庙朝圣的圣徒还要虔诚,未曾发现他的眼睛比茶马古道上马帮领队还要明亮。

  他却也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有时我甚至会认为他对我二人间的感情算不上上心,我却不敢问他。”

  “如今不需要你开口问他了。”我将香烟按灭,微微勾起了嘴角。

  他身后的男人冲我笑了笑,低头在他耳边道:“我不想同你从天涯海角走到苍山洱海,我想同你走遍世界。”

   “我有个建议,二位去感受一下江南的水乡如何?”我看着他俩手上铂金色的对戒笑了笑。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