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初霁

ooc
勿上升真人
bug多
有八凝 捷篱【重点】
捷麻麻名字用的谐音【重点】
正文之前魂姐姐第一次回东流【还是在和八捷鬼混】【不能明目张胆回去】
小学生文笔


 

    云雨初霁,皇都百里牡丹已成倾城之势,各家公子小姐也是闲得无事可做,便成了这赏花大会,诗词歌赋,名花美人,样样不缺。
  “好大排场,东流皇都洛城果真不一般。”根小八随手折了株赵粉给柏凝簪在发上,“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 ”
  “西陵樵夫,配不得这绝色牡丹。”柏凝微微皱眉,伸手想将花给取了。
  “西陵虽无牡丹,却有杜鹃这样的美人。”根小八不以为然,“我从前听闻富贵姬这一名品之色可与牡丹齐名。”
  “杜鹃算得上甚么美人,怎敢与国色牡丹相提并论。”柏凝微微一笑,却是将发上的花给取了,将面前的丹如火折了一枝,举到根小八面前,“这颜色倒是衬八爷了。”
  “你这话也不对,杜鹃之秀气牡丹却也比不得,那不若杜鹃牡丹一同齐放,才称得倾国倾城?”说罢他便伸手去捉柏凝还举着的手,“富贵之色确是世人所爱,可我却偏爱小家碧玉去了。”
  柏凝被他讲得说不出话来,只得低头装鸵鸟,假意赏花去了。
  “你这般打哑谜,也是不怕他听不懂。”艾森捷只在一旁的椅上坐了,随意执起茶杯,“这上头的笔触甚是粗糙,不若东篱之作。”
  “你拿着这些个匠人的作品同南淮画圣比,不若多赏赏花,比之你那钓鱼的爱好,文雅许多。”根小八打断他,艾森捷这确实是欺负人了,宫廷画师再怎样,也比不得画圣。
  “世人皆是倾慕牡丹之绝色,我却学陶公独独爱菊。”艾森捷微倾茶杯,将茶水倒了,“周茂叔说这菊不如莲,真是诽谤了。”
  “南淮苏扬城之菊确实是可同洛城牡丹相提并论。”
  “这却要看是谁来品,若是在我眼中,这苏扬之菊才是倾城色。”艾森捷轻抿嘴唇,“不如不遇倾城色。”
  “确是如此,我就偏爱杜鹃了。”根小八道,“却不知是否有人当那硬邦邦的竹是倾城色。”
  “我看不尽然,这襄王府中指不定就有一位。”艾森捷敲了敲桌面,骨节分明的手被红木的桌面衬得越发白净。
  “今夜我看是不必等他了。”
  “这倒是巧,我也是如此觉着。”
 
  小魂立在桥上,洛城同少年时区别不大,就连这座老桥也未拆,今日河岸人不若往常节日多,皆是去赏花大会了,少时每逢这样的日子,自己便会同裂天偷着从宴席上溜走,到这处玩耍,若是夏日,便坐在河岸上泡脚,吃着裂天买来的冰镇果盘,俩人从天南聊到地北,日子自然是快活的。
  “不知谁家公子,不去赏花大会,倒是跑到这废弃的古桥来了。”背后传来了熟识的嗓音,“今日花会,可谓是争奇斗艳,公子不去可是可惜了。”
  “王爷为何又不老实待在宴席上,独自跑到这处?”小魂转了头,他头上还带着幕笠,“我同人有约。”
  “那甚好,我也是同故人有约,今日他定是不会来了,我同公子也算有缘,可否赏脸同我在这河岸闲逛?”裂天轻笑,向前走了两步,对小魂伸了手。
  “我那故人指不定今夜也不会来了,那我便应了王爷的邀约罢。”小魂将唤魂收了,将手搭在裂天的手心,“王爷等的可是故人?”
  “自是故人。”
  “那人可是同我身形相仿?”
  “身形相仿。”
  “那人同我可是嗓音相似?”
  “这般嗓音我也只知他有。”
  “我同那人……?”小魂轻轻抬手,撩起了面前轻纱,“可是面容如出一辙?”
  “当真是——如出一辙。”裂天答道,伸手将眼前人揽入怀中,“一模一样。”
  “今日赏牡丹,我如今也是赏了牡丹。”小魂笑道,“你可是比牡丹富贵得多。”
  “我怎称得上是牡丹。”
  “襄王自然是富贵,我却也只是你府门前几株竹罢了。”
  裂天笑笑,回他:“君自是竹,风雨不折,个中种种,除去你我,无人知晓。”
  

小捷:呵,基佬:-)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