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和你拼啦

快乐哈皮~哈凉皮~

锦帛记年4

ooc
误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
瞎几把乱写
更新不存在的,沉迷摸鱼







  萧忆情今日还得去吏部报道,便先起身告辞,裂天又同花君闲聊两句后也起身付账离去,用花君的话来讲,便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裂天虽如今在朝中表面身份只是个闲散王爷,却也要管好封地城南一带,若是给万太后一伙捉了错处,如今所进行到的这一步也只是前功尽弃,今上当初许是念在兄弟情谊,城南这封地虽说不上繁荣,比之城西那荒郊野外可说是好了太多,万太后讲他封地设在这处也是近了好防着他,三天两头也总来使绊子,裂天自然也是无法,只得受着。
  襄王府周边便是集市,城南这处集市向来是乱的,不是不管,到底也是太后眼线众多,总要拔了才能有所作为,宫里那位自然是看不得他好,只得来日方长。
  裂天正思索该如何将太后安插的眼线除去,却猛然被挤过来的小女孩撞了一下,那小姑娘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像是几日未吃饱一样,他眼尖瞧见了小女孩的动作,却心下一软,拦了有所动作的侍女,却未曾想到竟有人会多管闲事。
  钱袋径直朝自己主人面上飞去,他身旁的红衣侍女伸手给挡了,一时间三人齐齐望向钱袋飞来的方向,只见一头戴幕笠的白衣剑客,拎着方才的小女孩走了过来。
  “王爷当真是大意,竟如此轻易便被这小贼得手。”
  “多谢少侠了,可她也是尚且年幼。”
   那人不可置否地冷哼一声:“王爷倒是心善,今日若没有我,您倒是摊上大事了。”
  裂天不解,那人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拎在手上晃了晃:“不然,咱们听听这小丫头想说什么。”
  裂天点了头,剑客便转头问话,那小姑娘应也是吓傻了,双手紧抓着剑客的衣摆只支支吾吾地说:“前些日子有人教我帮他偷块玉佩,指明了要王爷的,我看王爷那荷包也放在玉佩旁,便顺手给拿了,那人还说事成后给我这玉佩同价值的钱财,我……不过一时冲动,莫要拉我去报官,求求你们。”
  听她这样一说,裂天心中也是有了底,怕是太后的人要窃了自己这玉佩去,这玉佩自然是代表了襄王,至于要做何事,稍稍动动脑子便可想到,无非是坐着栽赃陷害之事,至于做这把戏最后定多大的罪,自然也是他们说了算,裂天揉了揉太阳穴,暗道这次不该大意。
“王爷不必担忧,若真是放心不下,我便帮您去探查一番如何?”剑客话间带了笑意。
  “这背后或许是宫中的人……少侠或许不太方便。”
  “您大可放心,我可不是你们东流的,这背后不论哪家大人,也给我使不得绊子。”
  “如此多谢。”
  “几位且在王府等我,我去探听一番便回来。”剑客将衣摆从小姑娘手中拽出来,问明去路后正了正幕笠离去。
  裂天拦下正欲跟上的红衣侍女,待他走出数十米后对侍女道:“凤渊,这人同我一故友,甚是相似。”

评论(6)

热度(20)